第一百六十九章 卫府(二)

天上月色寥寥,庭院深寂,旁边的草木散发出白日的气息。

卫安卿往自己的小院走去。忽的,斜地里蹿出个人影。他急忙停步,不然就撞上了。

“谁?!”卫安卿冷喝。

眼前的黑影停住脚步,低头道“安卿,是我。”

声音委屈怯弱,但带着无尽的柔媚。

卫安卿听出是谁,面上浮起冷笑“母亲,夜已深了,你来这儿做什么?”

眼前突然出现的黑影不是别人,正是续弦卫张氏。卫张氏从阴影中走出来,眼神幽怨。

“安卿,这些日子我总觉得你对我十分不耐。是不是我得罪了你?”

一股幽幽的暗香扑鼻而来,甜腻又带着不知名的芬芳。卫安卿厌恶退后了几步。

卫张氏看见他的疏离,眼神黯了黯。

“安卿……你是不是……”

卫安卿冷冷道“夜深了,母亲还是赶紧回去歇息。再说些莫名其妙的话,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卫张氏眼中含泪,“安卿,你……你从前不是这样的。”

卫安卿冷笑“母亲收收那假惺惺的眼泪吧。你心知肚明知道我在防你什么。你明明要让你儿子长卿承袭了男爵,于是就千方百计要我身败名裂。现在看梁国公府有意结亲,又想让我带掣下弟弟这才又来百般哀求。”

“前几个月你诓我你不舒服,让我去拿药探望你,实则就是想勾搭我,好让父亲打我一顿。不然父亲怎么会随后就至?要不是我机灵让沐铃去送药,这岂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?”

他每说一句,卫张氏脸色就惨白一分。不过夜色太浓看不清她脸上神色变化。

卫安卿说完,冷笑一声转身就走。

卫张氏忽然扑了过去抱住他的腰“安卿,我是真的喜欢你……”

她的手敢挨上卫安卿的腰,就忽然被一股大力给甩了出去。卫张氏跌在了旁边的草丛中,痛呼连连。

“孽畜!你干什么?”

卫父路过,听到声响匆匆过来。

卫张氏看见他来了,哭着从草丛中爬了出来,抱着卫父腿“老爷,不要责怪安卿,他年纪还小,血气方刚。他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卫父狐疑看了看哭成泪人的卫张氏,再看看一副事不关己的卫安卿,忽然间明白了什么。

卫父大怒“你这个孽畜!”

他就要冲过来打卫安卿。

卫安卿脚步一错,轻飘飘避开父亲的拳头。他似笑非笑道“父亲,您老眼昏花没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就算了,现在就凭着这婆娘几句搬弄是非的话就要来打你的亲生儿子。”

“父亲,你是嫌头顶还不够绿油油吗?非要把自个的帽子再染绿一点?”

卫父愣了下,旋即暴怒“你说什么?”

卫安卿从阴影中走出来,笑得分外邪魅“没说什么啊。我自然不会说前些日子来的卫张氏的‘姐夫’其实就是她还没嫁入卫家的姘头。还有时常来府中算账的王掌柜年纪也轻轻的,卫张氏定是没有和他有一腿的,不然怎么会算账算了两个时辰呢。还有啊……”

卫父脸色发白“闭嘴!”

跪在地上的卫张氏吓得懵了,半天一动不动。

“唉,父亲,为了您的身体着想,这卫张氏三十如狼的年纪,您定是满足不了她了。何不放她自由爱和谁和谁,也是善事一件。”

卫安卿似笑非笑的神情在卫张氏看来就和魔鬼一样可怕。

她瑟瑟发抖看着他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卫安卿低下头,似笑非笑盯着她美艳的脸“啧啧,母亲,这是最后一次叫您了。小时候我总觉得自己的命真好,自幼失母,后母待我有如亲儿。”

“可是十一岁后,当您有次偷看我洗澡时,我忽然间明白了。您就是只为了我这张脸才对我好吧。”

“养一条服服帖帖的小狼狗跟在您身边,不比什么都好吗?更何况您自恃美貌,父亲年老……啧啧……”

“看在您这些年照顾我的份上,给母亲你一个忠告千万不要惹我,卫安卿。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,度日如年。”

他说完哈哈一笑,再也不看愣在原地的卫张氏与卫父。

卫府,一夜无眠。

……

第二天一早,卫安卿带着那头发蜡黄蜡黄的丫鬟,打了个简单包袱,驾着马车晃悠悠离开了卫府。

过了小半个时辰。他到了城西一处很破旧的宅院。

中人唾沫横飞“卫爷,您看看,这绝对清幽,绝对清净。两进两出,价钱合适。虽然那个……那个前些日子有些事故,但是您放心,这绝对是风水极佳的好屋子。”

卫安卿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“风水极佳?我怎么听说这儿上个月死过人?”

中人听了,差点被自己的唾沫给呛到了。

他连忙咳了几声“那个……那个……官府都结案了,只是寻常的入室杀人……不碍事不碍事的。不然也不会这么便宜就卖了。”

卫安卿笑了笑,丢给他一锭银子“就这宅子了。今日就住进去。”

中人开心得眼睛笑成一条缝。他还以为今日的生意就泡汤了。没想到卫安卿那么好说话。

他还想说什么。卫安卿笑道“你说服房东在原价上减十两,我再分你二两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综合其他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