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三章 卫安卿?又是他!

盛如锦到了私塾,屈夫子照例考了让她背诵的文章。直到盛如锦一字不落都背下来后,他才满意点了点头。

屈夫子道“你的学问已超过了你的年纪应学的。去考个秀才也是稳稳的。只可惜……”

他又开始惋惜盛如锦是个女儿身。

盛如锦反而没有什么感觉,毕竟前世她是身在权力顶端的女人啊。

功名利禄对她来说已经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范畴。

她笑着对屈夫子道“得屈夫子如此赞赏,学生感激不尽。希望能入明德女社,继续聆听皇后娘娘以及各位山长的教诲,就是学生毕生的追求了。”

屈夫子叹道“求学而不求名。我竟不如学生。罢了。”

他道“从今日后你便可以不用来私塾了。我也教不了你什么了。”

盛如锦大惊“屈夫子这是要赶学生走吗?”

她哭笑不得。刚才她只是随口胡诌一下证明自己读书是为了高伟光的目标,而不是想要考什么功名。

怎么把屈夫子给说得不想教她了呢?

苍天可鉴,她可不是讽刺屈夫子看不开啊。

屈夫子苦笑“我怎么会赶你走?你可是我教过最聪慧的一个学生。只是近几日我发现我已经无法教你更多的东西。再说有博容先生在监督你的功课,我可以功成身退了。”

盛如锦这才稍稍放了心“那屈夫子也不用如此。不管学生走到哪儿,屈夫子是我的启蒙恩师,这师生情谊会伴随学生一生的。”

屈夫子欣慰点了点头。

师生两人又聊了一会,说的都是一些依依惜别的话。两人都知道,师生缘分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盛如锦散了学,心中隐约有些闷闷不乐。

离别总是最伤感。虽然知道注定了这个时候就得分别,往后见面的机会亦是少了,但是还是止不住的。

前世屈夫子因自己封了侧妃,而后入宫封妃,有一阵子收了不少学生,但后面受了自己的连累,晚年回到了乡下养老。

自己当了太后时,曾派人看望,那时候屈夫子已经过世,想必晚年过得也不是很富裕。

盛如锦想了想,吩咐青岚备了一笔银子去乡下买块田宅,都写了屈夫子的姓名。

青岚奇怪道“小姐为何如此大方?屈夫子并不穷啊。”

盛如锦叹道“人有旦夕祸福。罢了,你照办就是。等到了一定时候交给屈夫子,让他离开京城回乡下吧。”

青岚点了点头。反正盛如锦的体己钱不少,拿出个几百一千两的不是什么大事。

盛如锦交代完这件事,心中松泛了许多。前世的遗憾,今世有机会弥补,这对她来说未免是一种福分。

盛如锦想了想“去成衣坊看看。”

青岚立刻高兴应了。

过了一会儿,成衣坊到了。盛如锦还没到跟前就看见前面吵吵嚷嚷的,一大群人挤在霓裳成衣坊门前,似乎在争执什么。

盛如锦皱了皱眉,让车夫驱车前去。

盛如锦到了跟前,只见章雨亭正脸红耳赤与一群地痞无赖在说什么。说到激烈处,那帮地痞无赖有人推了章雨亭一把。

章雨亭才二十出头,人白净瘦削,斯斯文文的。这被一推踉跄了下。那帮地痞无赖似乎推上瘾了,又有人伸手狠狠推了他一把。

于是章雨亭就在人圈中被人推来搡去,脸红耳赤的,恼羞成怒又不能发作。

盛如锦面上含着怒意,就要下马车。青岚赶紧拉住她“大小姐不要去。这些人都是京城里面保护费的地痞青皮。小姐出去理论了讨不了什么好处的。”

盛如锦这才想起自己现在已经不是威风凛凛的太皇太后了。她一下子冷静下来。

她让车夫到了一旁冷眼看着,等到人都走了,这才下了马车。

章雨亭还好没受伤,只是涨红着脸开始在铺子跟前收拾地痞青皮们破坏的东西。

章雨亭看见盛如锦来了,急忙迎上前“大小姐怎么来了?赶紧进去说话。”

他说着紧张打量四周,生怕那散去的地痞青皮们又回来找麻烦。

盛如锦问道“到底是什么事?”

章雨亭这才把事情经过讲了。原来自从盘下这间铺子后,就陆陆续续有旁边的商铺来打听。

刚开始章雨亭并未说着铺子是做什么的,也没有说这铺子的东家是谁的。自然也没有人来闹。

过了十几天,这铺子风风火火修缮起来,忽然有人找到章雨亭要他交“保护费”。章雨亭自然不理,没想到对方就找上门了。

从早上闹到现在,不让木匠进去干活,还扬言要砸铺子。

盛如锦皱眉。她纳闷,因为自从五皇子萧宁诚遇刺之后,京城内整顿了一次。那些地痞青皮们都打得缩了回去。

怎么才一个月刚过,这些人像是阴沟的老鼠冒出头了呢?

她问“知道收保护费的是谁吗?”

章雨亭摇了摇头“没打听清楚。不过今日这些人有点奇怪,说要给了,但又不走。故意堵着门不让我们的木匠们进来干活。”

盛如锦忽然问“这条街的成衣坊有哪几家?”

章雨亭很聪明,立刻问“大小姐怀疑是有对家在故意找茬?”

盛如锦点头“当然有这方面的猜测。不过也要问问看是谁捣乱。”

正说着话,忽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综合其他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