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事发(下)

进了刘义明家的小院。

众人直奔“案发地点”,也就是两人睡觉的房间。

只见郭金凤披头散发,满脸泪痕,看上去就特别惨的样子。

顿时有几个和她相熟的就要去劝几句,结果一听郭大嫂这嘴巴里的话,顿时都停住脚步了。

那话语之恶毒,语气之激烈,简直令山河变色,郭金凤一边哭,一边含恨诅咒野女人的十八代祖宗,并且科学的证明了这十八代祖宗都和悲风似的,属于那种一个人能创造出一个或者若干新物种的神仙大能。

一时间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。

郭金凤见乡亲们来了,倒是止住了哭号,一溜烟的跑出房去,大伙以为她是想不开要有过激举动。。连忙跟上去。

只见郭主任直奔厨房,顺手就把切菜刀操起来了!

“金风嫂子,你不能这样!”

“阿凤!冷静!”

“对,别赔上自己,咱有话好好说!”

几个中年妇女连忙扑上去,牢牢抱住她。

“放开,放开,杀人犯法我知道!我又不剁人!”郭金凤跳脚大叫

“啊,那你拿菜刀干啥?”

“废话,我还要拿砧板呢!?”

“噢……”众人恍然大悟,连忙松手。

郭金凤倒也没食言,右手举着菜刀,左手拿好砧板,窜到屋子外,把搁在墙角的梯子架好,“呲溜”一声上房了!

“得……”赵昊脸黑了“尼玛,这非物质文化遗产又要来了……”

随后污言秽语伴随着菜刀剁砧板的声音从房顶滚滚而下。 。令人动容。

大家都是乡亲,见郭金凤如此做派,自然知道问题不大,传统艺能嘛,都见怪不怪了。

于是又纷纷涌进房间里,只见刘义明穿着秋衣秋裤正傻不愣登的坐在床上。

“赶紧,赶紧把门关上,当心义明着凉。”刘天成的烟袋锅子敲得砰砰作响。

“义明,你这是咋回事啊,你家媳妇平时对你不是这个样子啊?再说了,咱都是一块长起来的,你也不是糊涂人啊?”刘根生问道

“义明,你赶紧穿上衣服,这像个啥样子!有话咱慢慢说!”刘大强边说,边跑过去给他披上外衣“哎!你这是咋回事!”

刘大强指着刘义明的左脸说不出话来。

众人围过去一看。空梵踱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只见两个半口红印!

“义明,你这是咋回事?”刘天成问道。

“我,我不知道啊!”刘义明脸色煞白,这让口红印更加显眼。

“不知道?那是这印儿自己长脚跑到你脸上去的!”刘天成挥舞着烟袋,显得十分生气。

“老支书,我真的啥都不知道啊!”刘义明都快哭出来了“我是你看着长起来的,我啥样,你还不知道么?”

“我是知道!可,可……”刘天成气得直哆嗦,烟袋都快杵到刘义明脸上了。

“啊哼……咳咳咳……”刘天成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咳嗽声,眼角飘去,只见赵昊臊眉耷眼站在一旁,两人视线一对,这兔崽子立刻把脑袋别过去。…,

……

……

刘天成觉得自己的面皮开始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。

落到刘明义眼里,顿时觉得这是老支书被自己气的面孔抽筋……

“老支书,老支书,你听我说啊……”刘义明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扑过来,一把搂住刘天成的大腿。

“野女人,骚狐狸精,有脸做,没脸认?”

“都是一个村的,早晚被老娘知道你是谁!?”

房顶上,郭金凤的女高音滚滚如雷。

“我,我,昨晚犯酒瘾了,就借口出去散步,到小卖部打了两斤散装酒,一个人跑到河坝子哪儿过瘾去了!”

“两斤!”刘天成火气又上来了。

“啪”一巴掌拍在他头顶。。“你这是在作死你晓得不?两斤白酒!两斤白酒!你再这样喝下去,死了埋地里都不会烂,你知道不!”

“啪”又是一下。

“老支书,消消气,消消气”刘大强赶紧劝。

毕竟老头也快八十了,这脸红脖子粗的,看血压至少180,真要有个啥的,大伙哭都没地方哭去。

“让义明先把话说完……”刘大强继续道。

“哼,让他说!”

“义明,然后哪?”

“然后,然后,我觉得喝多了……”

“哼,你还知道喝多?”刘天成的手又举了起来,众人连忙拦住,连拉带推的把他按到椅子上。

“我,我晕晕乎乎就回家了。 。然后就睡着了……”刘义明苦着脸道

“然后,一觉睡到天亮,就听到金凤在骂人了……我一照镜子才知道……可,可,我真的啥都没干啊!”

“啥都没干?那,那这个印儿是咋回事?”刘大强满脸狐疑。

“干了,干了,”刘义明抱着脑袋想了一会,抬头道“我就折腾我媳妇了……”。

“轰”众人大笑起来。

房间内外充满着快活的空气。

“死狐狸精,涂的嘴巴血红勾男人,老娘在家照顾孩子伺候地,活了大半辈子,从没见过什么嘴唇膏!”房顶上郭金凤的声音适时传来。

顿时打消了部分人以为这口红印儿是郭主任黑灯瞎火漫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综合其他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