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不行就是不行(上)

“看看啊,这树干都快二十公分粗了,多少心血啊!那时候我还怀着孩子,但为了能过上好日子,能多赚几个钱,还不是和大伙一起扛着树苗子上山?后来为了做人工授粉,我把孩子背在背上,没日没夜的在山上忙活,就是为了不耽误时节,是,!我知道这些年果子不咋样!但好歹也是个果子啊?!我家三亩园子一年下来也多多个两千的进项,不多,但也省心啊!我是庄稼人,我不懂啥,可我就知道一点,放着每年太太平平到手的钱不要,反而去把摇钱树砍掉,我是不做的!而且我是妇女主任,也是大伙选出来的村干部,现在不都说要讲名主么!我就说了,我不同意!而且要同意的也给老娘想想清楚再说!人死了没法活过来。。这树砍了,一样没法再接果子了,到时候只怕是哭都哭不出来!”

要遭!

赵昊脑子嗡一下就炸了。

他原本就是打算今天先说一通把大伙拢住,给他们好好画张大饼,让乡亲们有个大致概念后,再联合村委会干部慢慢说服,毕竟这个饼也不是凭空乱画的,只要照着标准流程干,不愁没有好结果。

结果没想到,郭金凤第一个跳的老高。

她在村里威信不低。

中滩村里第一号人物自然是刘天成,属于放句话出来,狗都要听的。

刘大强作为村长威信挺高。 。但和刘天成不能比,通常而言在男性中他比较有权威,可一对上各种老娘们儿,拙於言词的他往往未战先退,甚至望风而逃。

郭金凤的妇女主任也是大伙一票一票选出来的,尤其是村里的女性基本都投了她的票,可见她在中滩村娘子军中的地位之高。

郭金凤凶横霸气,但在维护妇女地位上却真的是不遗余力想尽一切办法,这点哪怕是被她骂过的人都咬承认,如果没有这么个母老虎在村里镇着,只怕各种莫名其妙的麻烦事会更多。

公开处刑套螺母的逆天操作就不说了,说点日常的吧。

中滩村的男尊女卑其实挺严重。空梵踱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以前村里倒有一大半男人信奉老婆“三天不打上房揭瓦”的“古训”,家庭暴力多的一塌糊涂,而且男人通常喜欢喝大酒,喝多了回家后就打老婆,一到晚上,村里哀嚎声叫骂声四起。

这事情刘天成也管,还花了不少心思去管,但老实说效果一般。

清官难断家务事,而且吧,更头痛的地方在于,媳妇虽然挨打了,但在面对外人时往往还帮着自己老公说话。

刘天成就是有心要帮,也无从下手。

他倒是想私下单独找“受害者”聊聊,但男女有别,他也得考虑影响,拖累自己名声事儿小,要是害得女方又被一顿毒打或者背后被人指指点点,那罪过就大了。

为此,他很是头痛,之后福至心灵的想出一个妙招来。…,

经过一通捣鼓宣传,以老支书的崇高威望为背书,十五年前郭金凤成功的被选为妇女主任。

郭主任也确实没有辜负老支书的期望,上任后有事没事三把火。

谁要是再敢打媳妇,郭金凤第一个冲到他家里,一把拽起鼻青脸肿的受害者就走“来,到大姐家睡去!臭男人还翻了天了!?”

郭金凤的老公常年在外打工,家里就一个女儿,受害者去她家睡,倒也没人说啥。

那时就有不服气的老公,指着郭金凤鼻子骂她多管闲事……

后果是这位被她指着鼻子回骂了两个钟头,夜深人静的时候,声音传的格外远,这等于是当着村人的面在上大刑了。。还是精神攻击。

“非物质文化遗产”继承人力施展之下,鬼神辟易,何况打老婆的窝囊废?

间或也有“爷们儿”仗着自己身强体壮想把媳妇抢回去,郭主任随手从怀里摸出菜刀……

把受害者接回自己家后的操作就更说明刘天成看人眼光厉害了。

郭金凤也不帮着骂人,就是两人一块儿挤在床上说点女人间的悄悄话,通常说着说着,对方就哭得和泪人似的。

郭主任一边好言相劝,一边怂恿她“那混球竟然敢这么揍人,你啊,也别急着回去,在我家住几天,我看他能挺到几时!至于你家小的,也没事,一块儿住来就行!”

一开始这家男人还觉得事情没啥。 。自己老婆嘛,总是要归家的?等了两天,老婆没回来不说,连孩子也去了,这能不慌嘛?

留在村里的大多是种地的,在田里忙了一天,腰酸背痛,回到家,灶冷锅清,连一口热水都没,至于热酒热床头就更别提了。

顿时,想起自己媳妇的好处来。

郭金凤也灵,早就给左邻右舍安排好了,眼看他开始唉声叹气的后悔了,觉得晾的也够了,就亲自出门把他拉到自己家来,吃一顿饭,然后板着面孔训几句,任是五大三粗的爷们,也得低声下气承认错误,之后陪着笑脸,右手抱着孩子。空梵踱记得看了收藏本站哦,这里更新真的快。左手揽着面孔通红的媳妇,满脸傻笑的回家……

就凭着这手,中滩村打老婆风气几乎被她以一己之力给平定了。

当然了,每当这个时候刘天成总是主动站到受害者这边,这下子哪怕家暴男再牛逼,再耿着脖子,也得跪……

中滩村的妇女向来朴实勤劳善于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综合其他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