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二章 皮相

流光匆匆,转瞬便过去了半个月。

入夜。

万籁俱寂。

突然间,山中一处洞府微微发出颤声,洞府禁制松动,细碎的符光一闪而过,很快便消逝在空气中。

旋即。

有窸窸窣窣的声音慢慢响起。

分开的门户里,闭门谢客,深居简出的白术颤巍巍探出半个脑袋,他神识一扫,便如水银泻地般,倾覆了数十里地界。

良久。

见无人注意,白术心下才松了口气。

他拢上洞府的禁制,细细检查了一番,又消抹气机,装成自己从未出门的假象。

做完这一切后,白术才双腿一蹬,如脱缰的野狗,飞快朝涅槃池的方向窜去,几个起落间,身影就彻底不见,消失在苍苍群山之中。

半个月。

在这半个月里,出乎白术意料,竟是意外的风平浪静,波澜不兴。

什么都没发生,裴菏没有来找麻烦,太微山那边,虽有人来拜访,却每每被白术以闭关之名搪塞回去。

今晚,在半个月的不断冲击之下,白术觉得意识深处,那玄之又玄的道一之门在逐步松动,已不再如先前那般坚固。

若按部就班,即便有金刚寺的圣药、丹鼎相助,想要彻底洞开道一之门,也得需个三五年功夫。

三五年光景,这还是少算了的。

道一之门存在于意识海深处,推开它,只能靠自身元神力。

那是元神与道一之门的硬碰硬,毫无半点技巧,只能蛮干。

放眼天下古今,不知多少金刚二重境的,都是因为打开道一之门时,损伤了神魂,从而耽搁潜力。等到他们辛辛苦苦修补完神魂损伤时,却因为潜力耗尽,寿元无多,只得颓然老死在命藏的门槛前。

白术身影一边在群山间飞速闪动,一边默默思忖。

他每一步跨出,都造成如缩地成寸般的效果,挪移数里,快到了极致。

“化身又死了十二具,但人魔和黑魔也被我杀了不少,现在的属性值,足够把面板上大多数武学都加到圆满了,还有修行观想法的业力……”

白术眸光闪动,脑中念头转动万千。

与主身的安逸不同,在边关的化身,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惨痛厮杀。

白术帐下的县兵几乎被打成了残部,阳陵信卫更是不必多提,马罗数次被袭杀,还是靠着白术援手,才勉强捡回一条命来。

就连最精锐的炬龙卫,亦是死伤惨重,还是从邺都那里来了批新血,才勉强能再度组成建制。

在边关。

郑军对徐平关的第四次强攻,再次以失败告终。

那不仅是陆羽生等一众五境,远远一瞥下,在守关的人中,白术甚至看见了烂陀寺的须弥卫和穿着地行衣的岐山甲卫。

这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事,人魔和黑魔似乎源源不绝,永没有止境。

南郑军中下层的大部分有生力量,便是消耗在了这些魔堆里。

与此相对。

业力堆积,人魔肆虐,白术的属性面板,亦是大大变化了一番。

他今夜外出,赶赴涅槃池,便是要借着这一池神圣血液,突破道一之门,成就金刚境三重!

为避免引人注意,白术特意步行前往,没有驾驭遁光。

一路行来,四周皆是阒然,偶有鸟雀扑棱羽翅的窸窣声,在巢中低低响起。

正当白术以为这一路无事时,他转过几座高耸入云的佛塔,快临近地宫之际。

远远,却有乐声寂寂划破山林。

白术停下了脚步,下意识看过去。

那是一座小石桥。

桥边林光稀疏如雪,从高穹洋洋洒洒跌进林中,它被风卷进小石桥下,和桥下那些淅淅沥沥的流水们,一并缓慢流淌。

小石桥上。

一个云鬓花颜的女人抱着长琴,眼帘低垂,如云霓的大袖中,露出霜雪般的皓腕,白术见那如画的美人拨动琴弦,对自己轻声唱道。

“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。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?

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。

纵被无情弃,不能羞。”

小石桥上,是一个绝艳的美人,曲线玲珑,明秀动人,五官精致若画。

这样的晚上,这样的女人,此情此景,很难让人不动心。

白术耳朵微微一动,突然,他听见了远处遁光划破罡风的混沌声,还有一些笑声和脚步声,在略近的地方传来。

那些赶来的人,也听见了女人的琴声。

“公子。”

女人抬起头,注视白术,曼声开口

“妾身……”

话刚出口,却见对面的白衣少年摇摇头,他略一拱手,就再度大步远去,瞬息消失不见,

“哪来的憨憨。”

数里外,白术脚步不停,面上泛起冷笑

“金刚寺里唱这歌,哪个和尚会理你?当我熏心?”

而原地。

女子刚抬起手,白术却早已忙不地跑远,她的手僵在半空,不好放下来,又不好举起,场面一时尴尬至极。

“干!”

半响后,小石桥上女人暴跳如雷,把石桥险些一脚踩烂

“跑,跑,跑!你跑你妈呢?!老子如此美貌,你是眼睛糊了屎吧,看不见?!”

女人几乎气得昏死过去,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耽美同人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