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九章 一印阐无相

“大日印!”

漆黑天幕下,白术陡然暴喝一声,五指簸张,交错打出道道玄妙印决。

无量的太阳光从他身上爆射飞出,一缕缕,洞穿滚滚层云,挥洒无尽河山。

无量光,无量寿!

白术箕张的五指猛得一合,瞬息,一轮圆满璀璨的昭昭天日,就撞破了天空,在他身前猛得升起,辐射数十里地。

刚刚被然觉修补过的河山,在天日升腾而起的刹那,短短几个呼吸,就变得赤红滚烫,再度被烧成一捧劫灰,不复形体。

“镇!”

白术脚踩虹光,瞬息挪移虚空,踏步到被剑阵围困,狼狈不堪的然谛身前。

剑阵。

三枚小剑寂寂悬浮空中,无相无定。

这是一片浩大无边的界域,被三枚飞剑结成的剑阵,生生从虚空中开辟而出。

滚滚剑光激荡数里,道道长虹劈落,似要砍碎这片小天地,重塑阴阳,再造乾坤。

两界十二生灭剑阵!

白术生生受了然谛一记山河拳,才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机,用飞剑结成剑阵,将然谛困锁住。

无相无定,无形无色。

这是凌厉凄绝的杀剑阵术,纵是然谛有波龙藏识傍身,也数次,被剑光削去了衣角,凶险至极!

然谛手持魔刀,手腕一翻,便从明净如秋水的刀身中斩出密密刀气,与汹涌剑意抗衡,打得极天隆隆作响,像是随时会炸裂开。

突然,他神情一肃,刚要回身之际。

赫然。

一轮昭昭大日,便兀自印在了他的后心!

无穷的热力爆开,绚烂的太阳光把云层都煮沸,煌煌一片!

然谛踉跄几步,重重呕出血来,身躯也焦黑一片。

他狂喝一声,祭刀狠狠一劈,刚偷袭成功的白术却早早挪移出剑阵外,不见人影。

雪亮刀光和锋寒剑气一触,便有无尽的兵戈声响起,隆隆卷席剑阵的内外空间,震得树木簌簌作响。

剑阵……

身化流光,不断躲避袭来剑气的然谛叹息一声,心头有些悔意。

一个不慎,竟被围困进剑阵来。

现在,脱身不得……

大成的陀伽相,肉身强绝无匹,这本该是然谛的长处。

可现在被困锁在剑阵中,这幅本可移山填海的无漏体魄,却是发挥不出一半的能耐。

无穷尽剑气喷薄,杀意弥散天地,像是无有穷尽,不单是这些,还要担忧剑阵外,白术突然的偷袭。

念及至此,然谛心头就有了决意。

他清啸一声,挺刀一纵,划出一个十丈方圆的刀圈。

像是开辟阴阳,再衍造化,刀圈周围,一片清净自然,再无一丝喧嚣。

“再打下去,也没什么意思了。”

刀圈中,然谛沉声低喝

“师弟,一击决胜负吧!”

良久的寂静,在刀圈已摇摇欲坠,然谛认为不会有答复的时候。

一道轻笑声,缓慢响起。

“好。”白术如是开口。

“好!”

然谛长笑一声,他默默思忖了片刻,然后抬头。

不再犹豫,然谛轻轻一弹手中魔刀,两臂用力,缓缓挥出。

他像是在挥舞一座山,又像是提着一根通天的神柱,那么沉重,那么巍峨,甚至额头上,已经有丝丝汗水沁出。

可在他手中的,只是一柄狭长的细刀。

“师弟,你若挡下它,便是赢了。”

那声音虽轻,却带着无可比拟的沉重力道,像是一座巍巍神岳,在他的话语间缓慢升起。

一寸。

两寸。

三寸。

吱吱——吱吱——

三枚飞剑微微一颤,却再也承受不住这股沉重力道,被凶暴霸桀的刀意斩开,生生崩解!

两界十二生灭剑阵,破!

待然谛将魔刀举至齐眉时,被加固过的画卷世界,已混沌不堪!

尘世浪潮滚滚,山河表里破碎,天魔的怒叫哀嚎声,显化成偌大的油锅火狱,簇拥着缓慢挥刀的然谛。

此刻,然谛身上宝光清净,面带笑意,就如同一尊挥刀斩去众生苦业,要让他们永登极乐的无上佛陀。

般若刀第三式——极乐地狱!

虚空被刀尖磅礴分开,一柄散发着无穷邪异和无穷庄严的长刀,跨越长空,朝白术泥丸宫沉重斩落!

杀!杀!杀!

救!救!救!

无数的声音瞬息在白术耳边响起,像苦狱的哀嚎,又像净土的禅唱。

“好刀!”

白术赞叹一声,眸中金光如潮,他陡然松开五指,再度变化手印。

刹那,仅在眨眼之间,白术手中便打出了数千道印决,天地轰隆一声,震怖不绝,却在他手印停止的刹那,一切声音又戛然而止。

相!

无相!

这一刻,天光大亮!

在诸僧震愕的目光中,白术身形不断转化,时而是威严的怒面龙王,时而是清净的菩提古树,鸟兽、器物、丹鼎、男女、一切的有无情众生!

这一刻,所有僧人都见天地之间,陡然跳出一方巨大的古印,直直剖开画卷,它被世间一应有无情众生缓慢推动着,撞向长刀的刀尖。

古印出现的刹那,画卷世界就被打成一片粉碎,外界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耽美同人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