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三章 黑暗

年怜丹久经战阵,虽惊不乱。  面对狂风暴雨一般倾泻而来的暗器毒烟,他不敢硬拼,猛然一声暴喝,手中玄铁重剑化为层层剑幕,护住周身,身子同时侧移。  轰轰轰  瞬间撞碎了一丈酒桌和椅子,穿破墙壁,呼啸而去。  竟然不敢在大厅逗留片刻。  他这般倏来倏去,激起的狂风还未在大厅里平息,人已经消失不见。  噗通  杨行舟站直的身子重重的落在了太师椅上,双臂缓缓放在两侧扶手之上,笑道此人中了我的戊土神针,跑的越快,毒性发作就越厉害,以他的修为,没有三日时间,休想恢复。  他在谷倩莲去后院发射暴雨梨花针之时,便已经潜运神功,暗暗聚拢真气,谷倩莲跑到大厅之后,他手中的戊土神针便发了出去,钉在了过道的地板上和四面八方的墙壁上。  待到年怜丹冲到大厅时,当即强提真气,将自己随身携带的暗器一股脑的发了出去。  他是暗器大家,随身携带了不少小零碎,飞针、飞镖,铁蒺藜、钢珠、飞蝗石,生石灰粉包等不少零碎,全都被他发了出去,若是寻常高手遇到这等暗器,怕是难以躲避,可是年怜丹身为一代武学宗匠,花香真气修炼到了十八层大大圆满的境界,剑法更是超群,反应尤其迅速,杨行舟这暗器虽多,却也难以奏效,悉数被他挡住。  但此人在撞穿墙壁时,终于还是被几根戊土神针扎了几下,没有三四天的时间,绝不能好转。  作为整天捉摸着怎么阴人的杨行舟,在发出戊土神针之前,便已经考虑到了敌人的退路,若是寻常之时,他发毒针只会发在地上,可此时人在大厅,高手交战,穿墙破屋实是寻常,因此判断出年怜丹在踩中毒针之后,绝不敢再脚掌触地,所以会侧移破屋而去,是以提前在四周墙壁上也发了戊土神针。  天下间最难防备的就是陷阱,若是杨行舟对年怜丹发出飞针的话,他此时真气不济,怕是难以对年怜丹造成威胁,可是提前布置好毒针让年怜丹主动上撞,这就没问题了。  他这番手法都不曾瞒过烈震北和厉若海的眼睛,见年怜丹穿墙而去,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,都发现了彼此脸上的惊愕之情。  杨兄好手段  烈震北啧啧赞叹武道修为且不去说,但只是这暗器手法便足以冠绝天下,普天下无人能比,年怜丹身为一代宗师,面对杨兄的暗器时只能硬抗而来不及躲避,尤为令烈某佩服的是,你竟然能提前预估此人会穿墙逃走,提前伏击,让他吃了这么一个大亏。相信经此一战,年怜丹定会会铭记在心。  厉若海也是大拇指翘起杨兄好手段  域外三大宗师齐齐来攻,全都在重伤之躯的杨行舟手下铩羽而归,这一点便是庞斑、浪翻云亲至也不过如此,厉若海自问即便是在自己巅峰状态,都不可能做到这一点,烈震北就更不用说了,这域外三大宗师,任何一个人在实力上都比他强不少,在这种极其弱势的情形下,杨行舟竟然能做到这个地步,现场众人无不钦佩。  杨行舟哈哈一笑,颇为自傲若是我不曾受伤,里赤媚和红日法王我可能杀不了,但是这年怜丹必定会饮恨于此  红日法王的不死法印与里赤媚的天魅凝阴身法实在太过玄妙,杨行舟自问在不受伤的状态下或许能够打伤他们,但是想要抓到他们,却是难度极大,几乎做不到。  虽然年怜丹与里赤媚和红日法王号称域外三大宗师,毕竟相比其余两人而言,这年怜丹还是差了一点。  谷倩莲小手拍了拍胸脯,一脸惊魂未定的神色吓死我了这年怜丹竟然这么厉害,难为行烈还能在他手中支撑这么久  杨行舟吩咐道快把地上的毒针捡起来,不要伤了自家人。  谷倩莲戴上皮手套,小心翼翼的将戊土神针一根根的从地上和墙壁拔出,这戊土神针如此厉害,竟然连花仙年怜丹都难以承受,不由得她不小心。  劲气交击声从后院激烈响起,片刻之后,轰然一声大震,不舍的朗笑声传了过来诸位慢走,恕不远送  随后风行烈扛着长枪满头大汗的走了过来,刚走进大厅,便一个踉跄差点摔倒,幸亏谷倩莲眼疾手快,扶住了他,焦急道行烈,你怎么了  风行烈摇了摇头,努力站直身体,一动不动,头顶烟气升腾。  不舍夫妇从后面缓缓走来,两人身上都有血迹留存,脸色极为苍白,可见各自受伤都不轻,不过看两人携手前来,可知他们多年恩怨在这一场风波之中消散不存,两人已然重归于好。  见风行烈身子不住颤抖,不舍看向坐在椅子上的厉若海厉兄,行烈与年怜丹硬撼了几百招,内伤极重,应当怎么救治  厉若海看了一眼风行烈,随后将目光看向从远处走来的谷姿仙。  谷凝清一愣,旋即道不行  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听从厉若海这个哥哥的吩咐。  不舍也瞬间明白过来,道这须得问一下姿仙再说  双修府的双修功法举世无双,夫妻双修之时,便是对疗伤都有极大好处,尤其是像谷凝清这般的处子之身,多年修炼积累的元阴之力,配合双修反哺之法,足以治好天下间大多数的剧烈内伤。  因此厉若海只是看了谷姿仙一眼,谷凝清与不舍都明白了厉若海的意思,但是这件事非同小可,事关谷姿仙一生的清白和双修府的未来,尤其是现在成抗已经成了双修府的女婿,这个女婿还在这里,无论如何都不能越过成抗,让谷姿仙与风行烈双修疗伤。  烈震北笑道小莲儿也精通双修之术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科幻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