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5章:陈三水的问题

“处座,有关朱山缘一案的卷宗送过来了……”

“直接交给樱子小姐就可以了。”陈淼吩咐一声。

“是。”

卷宗都是用中文书写的,不过,这难不倒池内樱子,她为了来中国执行任务,可是刻苦学习了中文的。

她的中文水平要比许多国人要好很多,甚至还有很强的古文功底,对中国文化的了解更是超过一般国人。

所以,她完全能看得懂这些中文卷宗。

池内樱子就在陈淼办公室外的小客厅内查看卷宗,陈淼也不好将她撵走,只能听之任之,反正,这也碍不着他。

卷宗其实并不多,池内樱子仅仅是花了半个小时就看完了。

案子并不复杂。

当然,卷宗中并不完全是实情,有关陈明珠的部分,陈淼做了一些删减,把陈明珠的跟朱山缘、刘国兴的关系进行了模糊处理。

如果不这样,陈明珠肯定是要被追究的,而且更不可能进入督察处工作了,当然,他有陈明珠写的“自首书”,也能保证他这么做最多就是隐瞒不报,程序上,并没有太多的瑕疵。

“三水君,有关朱山缘的卷宗我已经看完了,有几个问题想要请教一下?”池内樱子合上卷宗,起身站起来,走到陈淼面前问道。

“哦,樱子小姐有什么疑问尽管提。”陈淼好以整暇的道,接下来要面对池内樱子的诘问,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。

“好,三水君,在案件卷宗的描述中,是你亲手抓捕的朱山缘,对吧?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抓捕过程描述中,是陈明珠小姐邀请你去咖啡厅,然后,化妆成侍应生的朱山缘突然接近你,被你发现了,你假装喝咖啡,突然将热咖啡泼向对方,朱山缘猝不及防,被烫伤,然后还被你一脚踹翻在地,最终被擒?”

“樱子小姐看的很仔细,当时的情况基本上就是这样。”陈淼点了点头。

“三水君能告诉我,你是怎么发现朱山缘假扮的侍应生的身份?”池内樱子好奇的问道。

“首先,他端咖啡给客人的手势不对,我们稍微高档的咖啡馆喝咖啡,咖啡馆对侍应生的服务是有要求的……”陈淼拿起桌上一只茶杯给池内樱子做了示范,“当时,朱山缘是这个动作,而正确的动作应该是这个,这个动作倒像是在茶馆里给客人端茶的动作,还有,他多了一句嘴,让我立刻对他的身份表示怀疑。”

“哦,是什么话让三水君产生怀疑?”

“一般咖啡馆的侍应生把咖啡送到客人面前,都会说,先生小姐,您慢用,但绝不会多说一句,咖啡凉了酒不好喝了,这话只有相熟的人之间才会说,陌生人之间是绝对不会说的。”陈淼道,“他的目的就是想让我赶紧去喝这杯咖啡,后来我把咖啡带回去做了检测,果然,里面给我下了迷药。”

“迷药?”

“对,后来在审讯中,他交代,他在咖啡中下迷药,就是为了把我迷晕,然后将我绑架。”陈淼道。

“这我看到了,他绑架你是为了交换在被抓的袍泽尤三,还有谭宝义等人,对吗?”池内樱子问道。

“是的,因为我是76号督察处的处长,我一个应该能换至少三个。”

“朱山缘一个人吗?”

“不,应该还有同伙,但他的同伙可能看到朱山缘被我制住了,就没有敢出来,毕竟当时我不是一个人,我还有一个助手就在外面的车上,他发现情况不对,马上就冲进来了。”陈淼解释道。

“三水君,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,你为什么会跟陈明珠小姐在一起,而且还是在咖啡馆那种地方?”

“呵呵。”陈淼笑了笑,“陈明珠小姐是我好友陈明初的妹妹,她当时想要进督察处,然后他哥哥就替她约了一下我,准备谈这个事儿的,其实那天是陈明初约的我,但去的人是陈明珠小姐。”

“既然是陈明初约的你,为何是陈明珠小姐去赴的约?”
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我到那儿,刚坐下,话还没说上两句,就碰上这事儿了。”陈淼笑道。

“听说,事后,三水君还将陈明珠小姐扣在督察处两日,可有此事?”

“有,发生这样的事情,我当然不可能一点儿不怀疑,怎么这朱山缘怎么知道那个时候我去那家咖啡馆的,陈明珠自然是我第一个要怀疑的人。”

“你怀疑陈明珠走漏了消息,还是他哥哥陈明初?”

“当哥哥的应该不会坑自己亲妹妹吧,何况这事儿一旦发生,陈明珠小姐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”

“三水君怀疑陈明珠吗?”

“我当时的确怀疑过陈明珠,也怀疑过陈明初,但后来陈明初的解释,他说自己当时本打算按时赴约的,结果临时有事,就让陈明珠先去了,反正这也是她的事情,让她自己跟我谈也是一样的。”陈淼道。

“你相信这个解释吗?”

“信,这个解释很合理呀,没有任何破绽?”陈淼一摊手道。

“三水君不觉得这个解释很牵强吗?”池内樱子道,“你跟陈明初先生的私人约会,为什么外人会知道?”

“但是樱子小姐,陈明初他这么做又有什么好处,我若是被绑架,他们兄妹肯定是要被怀疑的,而且百口莫辩,这完全是自杀行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历史军事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