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3章:匿名信的动机

“贺大夫,我太太怎么样?”陈淼很紧张的问道。

“别紧张,陈先生,你太太经过这半个月的调理,身体好多了,安胎药我再给你开一副,若是没什么情况,照着方抓药吃就是了,半个月后再来复诊。”贺云笙提起毛笔一边写处方,一边解释道。

“哦,那就好,谢谢贺大夫。”

“拿好药方,去大一点儿的药房抓药,小药房可能药不全,也省的你多跑一趟。”贺云笙很快把药方写好,再在上面盖上自己的私人印戳。

这代表这张药方是他开的,如果出现问题,他是要负责的,也是防伪措施,防止有人私下里伪造他开的处方,给病人吃出毛病来,找上自己。

“贺大夫,这是诊金。”陈淼递上两封银元。

贺云笙伸手推了过去“陈先生,您上次的诊金给多了,这一次我不能再收了,有悖我行医的准则。”

“以后可能还要来,总不能以后都不给诊金吧?”陈淼说道,“要不这样,我太太从还有八个月分娩,我就付您一年的诊金,这一年内,我太太来找你看病,您都不收诊金,如何?”

“这个……”贺云笙愣住了,这样看病收费的方式他还没遇到过,可理论上倒也不是不可行。

“我们一个月来两次,一次诊金是多少,贺大夫?”

“十块钱。”

“一个月就是二十,一年的话就是两百四,这样,我们两个人,您给打个折,我给三百大洋,您觉得如何?”

“三百大洋,太多了,太多了……”贺云笙连连摇手。

“不多,不多,就这么说定了,今天我只带了一百,下回补上,你看怎样?”陈淼将桌上的两封银元又推了回去。

“这,这……”贺云笙有些瞠目结舌。

“贺大夫,您就收下吧。”陈淼不容置疑的声音说道。

“好,我就破个例,但是还请陈先生代为保密,不要说出去,否则,我这里就不好对其他病人解释了。”贺云笙苦笑一声道。

“好。”陈淼点了点头。

……

“老师,这又是唱的哪一出?”

“没什么,让下一个病人进来。”贺云笙早已恢复了平静,淡淡的吩咐一声,行医数十年,什么人没见过,早就锻炼出一副宠辱不惊的心境来了。

……

“小七,送雪琴先回去。”陈淼吩咐一声,从车上下来,转身就进了“霖”记,吴天霖从里面迎了出来。

“三哥,樱子小姐来了,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“知道了,你先忙你的吧。”陈淼微微一点头,上午他算是旷工了,不过他是部门负责人,是有这个自由时间的,不需要向任何人报备自己的行程。

“三水君,早上打电话来,吴大队长说你没来上班,我就直接过来了。”池内樱子已经在陈淼办公室坐了将近半个小时开外了,没有一点儿不耐烦。

“哦,有点儿私事出去了一趟,让樱子小姐久等了。”陈淼忙解释一声。

“三水君,代号‘游鱼’的秘密电台消失了,已经三天没有出现了。”池内樱子缓缓说道。

“消失了,是静默吗?”陈淼吃惊的问道,“那‘queen’有没有向其发出呼叫讯号?”

“中间有过一次,持续大概也就三分钟,没有得到‘游鱼’的回应后,这个信号也不再出现了。”池内樱子道,“我怀疑……”

“樱子小姐怀疑什么?”

“‘毒牙’刘国兴被捕之前,‘游鱼’电台是十分活跃的,虽然中间也偶尔有中断,但很快就会续上,但是这一次可能不太一样。”池内樱子道,“所以我怀疑,刘国兴手中掌握一部秘密电台,这部电台的呼号可能就是‘游鱼’。”

“没证据表明‘毒牙’跟‘queen’之间是从属关系呀?”陈淼微微一皱眉,池内樱子居然能从刘国兴被捕联系上“游鱼”台的消失,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洞察力。

而这也是陈淼需要的,只是池内樱子提出这个联想似乎比他预想中的要早了一些。

“那如果他们之间有联系呢?”

“樱子小姐,这是你的假设吗?”陈淼问道。

“三水君,你觉得他们之间有没有存在这种可能性?”池内樱子反问一句。

“除非能找到那部代号‘游鱼’的地下电台,来证明,它跟‘毒牙’刘国兴是有关系的。”陈淼说道。

“我听说,刘国兴还没有交代出自己的藏身之地?”池内樱子说道。

“是,他说自己居无定所,没有固定的藏身之处,我当然是不信的,可现在也毫无办法。”陈淼无奈的说道。

“他随身的物品检查过了吗?”

“检查过了,没什么特别的,都是一些廉价的衣服,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”陈淼道,专业方面,他当然不会让自己被池内樱子抓到把柄,“去义庄之前,他就做好了可能被捕的准备,这一点是可以看出来的。”

“陆慧那边呢,也没问出来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在陆慧被捕之前,我曾经下令让人准备把她秘密的带回来,但结果在半路上让人抢先一步把人带走了,随后,有人给我寄去了一封匿名信,上面就写了一个时间和列车班次,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,但还是悄悄的命人在车站和车上布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历史军事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