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2章立威

“那她怎么一睡不醒?”

“哼!”听周长平问到此处,莫白不由冷哼一声:“她用了腾云丹,从筑基初期提升到后期,力竭神伤,还强力遁行,这是在自闭养伤了!”

“自闭养伤?腾云丹?”

周长平一愣,不由又苦笑连连。小苏是树妖,树木是天地自然灵物,一有大难就会脱叶假死,等到体内精气充足,又才重新醒转。

想不到小苏……还得了这一招。

至于那腾云丹……,采泉修士说过腾云丹的作用是提升一阶,可苏紫这次服用是强行提升两阶。

为何对她的作用有异,莫白也无法解释,只能归结为她的修为境界本就忽高忽低的不稳。

自己跟苏紫现在的灵力不同,无法帮助她恢复。现在她需要自闭疗伤,只能耐心等待。

莫白站起身,目光落在苏紫腹前交握的手上,掌心中有丝丝毫光隐现。

这就是小苏冒险也要冲进玄火拿出来的东西。

周长平也从那些毫芒上收回目光,跟莫白对视一眼,两人都没有吭声。

莫白俯身替她拉好被子,掩住手,这才走出静室,对跪坐门边的侍女道:“你们轮流在门口守着,没有我俩的允许,不许任何人进去,你们也不许进去。”

说着,抬手在静室门边一抹,淡淡红光铺散开,笼罩住整个房间。

这间静室是古梨修炼所用,灵气相比其他地方充裕。

整个兰溪都有法阵庇护,他又留下自己的神识印记,若有人强闯进庄,第一时间自己和周长平就会知道。

侍女们一直伺候着古梨,深知修士的厉害。

虽然她们不知道怎么突然换了主人,此时得莫白吩咐,都战战兢兢的应诺,不敢有丝毫迟疑。

等到莫白和周长平再次踏上栖月峰时,再无人拦截。

身穿赭衫的路掌事带着一众人迎在栖峰堂前,莫白沉声道:“以后栖月派以剑修为主,想要走的,可以现在离开。一个时辰后重新清点名册,录下人事,再有人想无故离山,就以叛派论处。”

他声音不大,但用灵力送出,如人在耳边,远近可闻。

人群中,有人开始窃窃私语,也有低头无言退出。

不大时间,栖峰堂近百人里,就走了三层,其中以灵植夫为多。

他们分散住在各处灵田边,远离栖峰堂,对门中事务不清。

只知道在一日前发生在栖峰外的打斗中,门派中唯一的灵植师真人,如今被这个胆大妄为的剑修害了。

而且以后栖月峰以剑修为重,自己这些灵植夫……可能容身就有难!

思量再三,这些人对莫白拜了拜,就三三两两的结伴下峰,想要另寻他处。

周长平黑篱轻颤,想要劝人留下,却被莫白的一句:“心不定,留下也是祸害。”给阻拦下来。

路寅如同老农的脸上沉稳不动,在他的身后是二三十个各阶修士,其中也有七八个灵植夫。

另一边,那个与路掌事撕打过的赭衫青年面色阴沉,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筑基后期修士面沉如水。

听那赭衫青年说过,这个筑基修士也是古梨的侍从。

想不到古梨死了,这两人还留在峰上没有逃跑。

见莫白望过来,赭衫青年面上一紧,眼神躲闪,避开那道凌厉目光。

而他身边的那个筑基后期侍从却抬眼,堂堂正正,不躲不避的看向莫白:“方某前日有眼无珠,冒犯使君,还望道兄宽恕!某有一秘密要告诉使君。”

旁边一直神魂不安的赭衫青年蓦地神色大变,一把拉住那侍从的衣袖厉声道:“方天瑞,你敢背叛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方天瑞手上寒芒陡然亮起,一挥而过,赭衫青年手捂咽喉,口中“荷荷”出声,竟然被一刀割喉。

血线喷射数尺,溅了旁边修士一身一脸,顿时满场腥气扑鼻。

那修士吓得脸无血色,连连后退。

赭衫青年也是筑基初期修士,身受此伤也不至于当场毙命,急退进人群后,一时间手忙脚乱的给自己点穴止住血,还想取腰间乾坤袋里的丹药。

方天瑞哪里还要他有活命的机会,欺身上前,手上寒芒再闪,一颗头颅飞上了天空。

有人当众行凶,栖峰堂前顿时大乱,人人自危。

莫白袖手而立,眯眼看向方天瑞:“是谁容许你随便杀人的?”

方天瑞对莫白的犀利话语丝毫不动,冷冷道:“助妖为虐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“哼!好一个大义凌然!”

莫白冷哼一声,手上灵力迅速涌起,瞬间栖峰堂前风声猎猎。

方天瑞微微变色,还是大声道:“使君,你不能杀我,你想夺取栖月峰不是这样简单,隐患还在。”

他口中未停,脚下急退,显然对莫白极为忌惮。

“方某是可以替你除去隐患的,以后也将是你的左膀右臂、得力助手,可以替你……”

“不需要!”莫白口中断喝,一股灵压控住全场,对于这种翻脸无情的人,谁留在身边都是祸害。

方天瑞面色大变,身形连晃,脚踏长剑往峰外遁行而起。

莫白目光深寒,点点流萤从他身后剑鞘溢出,手掐剑诀,一声轻吟,长剑从鞘中飞出,毫光流转,带着火焰对着远逃的背影射去。

本章未完,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/ 共2页

耽美同人小说推荐